• 收藏
  • 設為首頁
  • 工作郵箱
微信公眾號
分享
[字體: ]
分享到:
分享
數說我國行業發展
來源:經濟預測部 ??作者:胡少維 ??時間:2018-03-28

當前,我國經濟運行的一個重要特征是結構調整加快,產業分化日益明顯。從宏觀經濟看,現代服務業發展迅速,新產業新業態競相綻放,傳統制造業不斷萎縮。從工業內部看,高技術制造業發展勢頭良好。產業分化是經濟發展的客觀規律,因此,要順應產業分化趨勢,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利用市場倒逼機制推動行業轉型升級,促進經濟穩定持續發展。

1、第三產業成為經濟增長和吸納就業的第一主力

從產值方面看,2000年以來,第二、第三產業增長速度互有高低,差距不大,但從2012年起,第三產業首次超過第二產業,之后比重不斷提高,2016年達到51.6%。增速持續高于第二產業,20132015年,我國第三產業增加值增速分別為8.3%7.8%8.3%7.8%

1:三次產業增加值及增速(億元,%

從就業結構看,1994年,我國服務業就業人口占全部就業人口的比重達到23.0%,超過第二產業;2011年,比重上升至35.7%,超過第一產業,成為吸納就業最多的產業。特別是從2013年開始,第一、第二產業就業人員均呈負增長態勢,新增就業人員可以說基本為第三產業所吸納,第三產業成為就業的蓄水池。

服務經濟加快發展是國家現代化的一般規律,經濟發展的過程必然伴隨產業結構的演進。一般認為,隨著人均國民收入不斷提高,勞動力依次由第一產業向第二產業繼而向第三產業轉移,經濟發展的主導力量從農業演變為工業、然后升級為服務業,這是產業成長和供給結構演變的一般規律。隨著制造業專業化程度的提高和社會分工的日益深化,生產性服務需求不斷衍生;收入水平提高后,生活性服務需求急劇膨脹,共同推動服務業加快發展。從國際經驗看,多數發達國家都經歷過由工業主導向服務業主導的重大轉型。美國轉型時間為1950年前后,德國和日本發生在1970年前后,韓國發生在1990年左右。這一轉型主要表現為,第三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開始超過第二產業,工業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見頂回落,而服務業占比保持較快上升。比如,德國19711981年服務業占比年均提高0.81個百分點,而第二產業比重年均下降0.72個百分點;日本19691977年服務業占比年均提高0.69個百分點,而第二產業比重年均下降0.35個百分點;韓國19891995年服務業占比年均提高0.62個百分點,而第二產業占比年均僅提高0.01個百分點。

2:三次產業就業人員及增速圖(萬人,%

我國經濟總量已穩居世界第二,2015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8000美元左右,正處于中等偏上收入向高收入邁進的關鍵階段,經濟發展已進入服務業較快發展的新階段。雖然第三產業已成為我國第一大產業,但從國際比較和我國國情看,第三產業發展水平仍然比較低,在經濟發展中的比重仍然偏低。主要表現為發展相對滯后,國際競爭力較弱,區域發展仍不平衡等。在經濟新常態下,要保持經濟的穩定發展,有必要采取措施促進第三產業加快發展:

一是全面深化改革,釋放發展潛力。尤需積極開放市場、打破行業壟斷、鼓勵公平競爭、加強市場監管、完善政府規制。二是積極穩妥推進城鎮化,推動城鎮化和第三產業發展良性互動。三是深化分工與合作,推動第三產業與制造業融合。四是不斷對現有第三產業進行升級,提高國際競爭力,力爭早日與國際市場接軌,加強服務出口,大力提高服務貿易在國際市場的份額。

2、正確認識服務業比重的變化

首先,服務業比重并不是越高越好,也不是提高得越快越好。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Dani Rodrik2015年的一篇論文中指出,一些拉美國家未能充分利用完整的工業化促進經濟增長,在人均收入較低的水平上,第二產業比重就達到了峰值,導致了經濟增長停滯,甚至進入中等收入陷阱。我們要清醒地意識到,除了服務業自身發展的因素,外部市場需求萎縮、歐美國家再工業化、要素成本上升以及滿足高質量需求的有效供給不足等所導致的第二產業增加值增速下降,也是當前我國服務業比重相對上升的重要原因。服務業特別是現代生產性服務業,是推動第二產業尤其是制造業優化升級的重要力量,如果第二產業比重在短時間內下降過快,這恰恰反映出服務業對實體經濟轉型的支撐是不足的。

第二,要更加重視服務業的內部結構升級。服務業并不是高端產業的代名詞,未來經濟增長的速度和質量,很大程度決定于服務業內部的升級。對于餐飲、家政等勞動力密集型服務業,其增加值比重提高更多依賴于相對價格的增長,對經濟增長的短期效應明顯,但長期作用將趨弱。對于金融、房地產等資本密集型服務業,雖然近年來對經濟增長拉動作用很大,但其統計方法并不考慮不良貸款、資產價格波動等風險因素對未來增長的影響,容易被高估。軟件和信息、科研設計等技術密集型服務業,作為制造業向高端進階過程中分工細化的產物,是服務業中生產率提高最快的部門,也是推動經濟長期增長的潛力所在,其產值變化才更能夠反映服務業內部結構的優化。

第三,要認識到制造業對服務業發展的支撐作用。制造業內部的轉型升級所帶來的生產率提升和勞動者收入提高,在供求兩個方面構成了服務業發展的重要驅動力量。世界銀行Shahid Yusuf等人2012年的研究指出,即使是紐約、倫敦和東京等以服務業為支撐的世界級城市,也因過早去工業化錯過了從新興工業中獲利的機會,在金融危機中暴露出產業單一化和實體經濟空心化的弊端。在發達國家加緊實施再工業化、發展中國家也在加速工業化進程的背景下,我們應推動體制改革以引導資源在實體經濟領域優化配置,發揮比較優勢以穩住制造業的發展速度,依托制造業升級促進現代生產性服務業發展,在推進工業現代化的基礎上實現服務業的高端化。

第四,服務業比重過快上升有可能不利于改善收入分配狀況。金融、法律、會計等高端服務行業固然能創造高收入的崗位,但這只針對高學歷者。對于原來處于第二產業的中年勞動者而言,再培訓難度很大,人力資本積累需要一個過程。如果產業調整過快,在人力資本結構相對穩定的情況下,許多藍領工人以及制造業的低端白領將面臨失業的威脅,或者轉入收入較低的低端服務業。

第五,服務業比重上升過快容易導致經濟失速。當第二產業增速下降過快,生產效率較高的新興服務業又無法在短時間內成為主導產業時,資源將更多地配置于效率較低的傳統服務業,導致經濟降速。近30年來,在美國服務業比重提高超過1個百分點的六個年份中,其經濟增長速度無一例外都比上年出現了下滑。考察美、日、德、法四大經濟體“服務業比重提升”與“經濟增速與上一年變化”的關系,兩者呈現較明顯的負相關關系,特別是當服務業比重提升的速度超過1個百分點時,各國當年的經濟增速有較大的概率出現下滑。

從國際經驗來看,工業穩定的意義不容忽視。日本、韓國等經濟體在成功躋身高收入國家行列、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過程中,雖然服務業占比穩步提高、農業占比逐年下降,但工業占比基本保持在40%左右。與日韓不同,部分拉美國家落入了中等收入陷阱,其GDP結構變動上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在人均GDP達到1萬美元的關鍵期時,工業占比下降過快,形成了所謂的第二產業空洞,導致了經濟發展后繼乏力。特別是,一個國家經濟體如果說要維持6%7%這么一個經濟增速的話,放眼全球找不出任何一個國家僅僅依靠消費依靠服務業可以達到那么高的增速,美國的服務業占美國增長水平3%左右。如果要穩增長的話,第三產業的發展就一定不能以第二產業的下降為代價,第三產業需要繼續發展,第二產業也必須有所作為。

特別是在目前第三產業勞動生產率和投資效益系數均低于第二產業的情況下,從提高整體投資效率以及維持經濟穩定發展的角度出發,切勿急于重“三”輕“二”。

1 分主要行業的投資效益系數及分不同階段平均增速(%

 

合計

農、林、牧、漁業

工業

建筑業

批發和零售業

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

住宿和餐飲業

金融業

房地產業

其他

2003

0.259

0.343

0.336

1.006

1.098

0.073

0.840

5.978

0.062

0.246

2004

0.239

0.819

0.267

0.771

0.610

0.159

0.751

2.825

0.034

0.282

2005

0.240

0.602

0.224

1.432

0.973

0.113

0.590

11.294

0.065

0.257

2006

0.244

0.516

0.225

1.805

1.263

0.090

0.509

19.831

0.075

0.216

2007

0.256

0.341

0.241

1.786

1.281

0.105

0.328

21.367

0.106

0.221

2008

0.172

0.370

0.160

1.112

1.012

0.066

0.304

8.301

0.005

0.227

2009

0.138

0.219

0.125

1.849

0.627

0.022

0.095

8.882

0.045

0.116

2010

0.143

0.209

0.160

1.182

0.758

0.054

0.174

4.303

0.025

0.122

2011

0.135

0.211

0.149

0.842

0.641

0.068

0.106

3.284

0.023

0.145

2012

0.102

0.188

0.104

0.841

0.457

0.043

0.109

3.046

0.013

0.111

2013

0.092

0.140

0.091

0.936

0.398

0.042

0.060

2.782

0.017

0.091

2014

0.081

0.126

0.080

0.863

0.330

0.038

0.091

2.647

0.005

0.091

2015

0.074

0.098

0.066

0.571

0.186

0.025

0.095

4.566

0.009

0.089

2003-2005

-3.74

32.48

-18.35

19.31

-5.86

24.42

-16.19

37.45

2.39

2.21

2005-2010

-9.84

-19.07

-6.51

-3.76

-4.87

-13.73

-21.67

-17.55

-17.40

-13.84

2010-2015

-12.34

-14.06

-16.23

-13.54

-24.50

-14.27

-11.40

1.19

-18.48

-6.11

2003-2015

-9.91

-9.91

-12.68

-4.61

-13.75

-8.54

-16.61

-2.22

-14.86

-8.12

注:以2010年價格計算

 

2、勞動生產率及平均增速(萬元/人,%

 

第一產業

第二產業

第三產業

1980

0.345

0.954

1.352

1985

0.480

1.140

1.786

1990

0.471

1.309

1.974

1995

0.630

2.569

2.368

2000

0.734

3.961

3.162

2005

0.952

6.054

4.416

2010

1.409

8.774

6.913

2011

1.542

9.409

7.306

2012

1.662

9.890

7.775

2013

1.840

10.713

7.867

2014

2.031

11.540

8.014

2015

2.194

12.463

8.293

1980-1990

3.16

3.21

3.85

1990-2000

4.54

11.71

4.83

2000-2010

6.74

8.28

8.14

2010-2015

9.25

7.27

3.71

1980-2015

5.43

7.62

5.32

注:以2010年價格計算

3、高技術行業發展優勢明顯

2015年,新興產業成為世界各國應對全球經濟復蘇緩慢、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共同選擇。美國以新能源驅動產業新格局,歐盟通過新興產業與傳統優勢產業緊密結合發力,日本采取持續高效產業政策引導長期需求和未來產業布局,韓國力推大數據產業拉動創新創業,巴西運用生物能源產業優化傳統優勢農業。

3、規上工業企業和高技術產業情況(%

 

企業數(個)

主營業務收入(億元)

利潤(億元)

規以上工業企業

高技術

產業

規以上工業

企業

高技術產業

規以上工業

企業

高技術

產業

2000

162885

9758

84151.75

10033.7

4393.48

673.5

2005

271835

17527

248544.00

33921.8

14802.54

1423.2

2010

452872

28189

697744.00

74482.8

53049.66

4879.7

2014

377888

27939

1107032.52

127367.7

68154.89

8095.2

2015

383148

29631

1109852.97

139968.6

66187.07

8986.3

2000-2015

5.87

3.07

18.76

26.92

19.82

29.88

2005-2015

3.49

5.39

16.14

15.23

16.16

20.23

2010-2015

-3.29

1.00

9.73

13.45

4.52

12.99

2015

1.39

6.06

0.25

9.89

-2.89

11.01

 

我國正處于經濟增長動力轉換的關鍵時期,戰略性新興產業對經濟發展的支撐作用日益增強,自主創新能力顯著提升,助力形成“互聯網+”新經濟領域,區域集聚發展態勢明顯,企業國際競爭力不斷提升,有利于產業發展的政策環境不斷優化,國家加快在集成電路、智能制造、新能源汽車等產業的布局,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制造等產業將進入快速發展期。戰略性新興產業眾多新增長點正在形成,增長勢頭良好。2015年,613家戰略性新興產業企業其營收總額同比增長25.3%, 是上市公司整體增速的近2倍;利潤同比增長21.2%,高出上市公司總體增速8.6個百分點。20161-10月份,高技術產業和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分別增長10.5%10.1%,增速分別比規模以上工業快4.44.0個百分點。高技術產業投資同比增長16.1%,增速快于全部投資7.8個百分點。

資本具有逐利特征,表3數據顯示,高技術產業已經表現出明顯的優勢,意味著未來將吸引越來越多的資本進入。未來,需要通過全面深化改革,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逐步實現要素自由流動、要素價格主要由市場決定,形成統一開放的市場體系。政府不直接干預產業的具體活動,著力于保持宏觀政策穩定,保障公平競爭,加強市場監管,維護市場秩序,推動可持續發展,彌補市場失靈。政府在產業發展環境的營造上,主要是加強政策法律和基礎設施建設,支持教育、研發、人才、信息等基礎性能力建設,引導產業把握發展趨勢。

 

重庆时时开奖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