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設為首頁
  • 工作郵箱
微信公眾號
分享
[字體: ]
分享到:
分享
“政府數據供應鏈”理論研究與實踐探索
來源:大數據部 ??時間:2019-11-05

十九大報告指出,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著力加快建設實體經濟、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產業體系,其本質是產業鏈、創新鏈、資金鏈和人才鏈的協同發展。而上述四個鏈條的有機聯動、有效呼應,有賴于在監管層推進以打破行業壁壘和區域壁壘為導向的“政策鏈”統籌協調,在實施層推進以互聯網為基礎、以大數據為主線、以人工智能為驅動的“數據鏈”穿插聯動。

 

目前,我國可利用、可開發、有價值的數據80%左右都集中在政府。促進大數據發展,首先要推動政府數據的治理與運營。在此背景下,全國多地紛紛成立了大數據管理局、大數據發展局等數據管理部門,以統籌大數據資源管理。但是在實際運行中,大數據管理部門普遍存在著“重創造輕管理、重數量輕質量、重利用輕增值利用”的現象,大數據發展中的諸多本質問題還有待厘清和規范,比如數據權屬不清、數據歸集無序、數據治理粗放、數據共享開放程度低、數據應用缺乏等。

 

大數據管理部門亟需一套完整的方法論和工具集來開展政府數據治理與運營。為此,我們提出“政府數據供應鏈”體系,通過打造政府數據供應鏈,來進行政府數據治理與運營,將有利于數據權屬明晰化、數據歸集智能化、數據資源資產化、數據供給流程化、數據資產服務化、數據服務價值化、數據安全運營化、價值共享聯邦化。

 

一、政府數據供應鏈理念

 

在政府數據治理和運營體系構建的過程中,數據是最關鍵的生產要素,打造數據鏈是政府數據治理運營的核心內容。數據鏈是指數據從生產、歸集、存儲、治理、共享、開放到最終應用到業務場景中的過程和機制。整合數據鏈,要以人民為中心,廣泛應用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新興技術,全面匯聚政務數據、社會數據、互聯網數據等各類數據,并進行融合創新,激活數據價值,賦能治理變革、服務升級和經濟轉型。

 

在打造數據鏈的過程中,大數據管理部門是核心主體。大數據管理部門不是數據的生產者,而是數據的治理、運營和管理者;大數據管理部門一般而言也不是業務的創新者,而是業務創新的數據支撐者。因此我們認為,大數據管理部門最重要的職責,就是要為業務部門打造一條健全良性、價值閉環的政府數據供應鏈。

 

政府數據供應鏈是指圍繞政府數據,以大數據管理部門為主體,通過制定統一數據標準、管理統一數據質量、保障數據全生命周期安全,從對供應部門數據的采集開始,到數據的存儲、治理、共享交換、挖掘計算、開放,最后把數據供應到需求部門手中進行數據應用,將數據生產方、數據采集方、數據治理方、數據運營方、數據平臺方、數據開發方、數據消費方等連成一個整體的功能網鏈結構,以實現政府數據資源資產化、政府數據資產服務化、政府數據服務價值化。

 

二、政府數據供應鏈技術架構

1政府數據供應鏈架構圖

 

政府數據供應鏈的總體框架由五大功能體系、九大流程環節構成。五大體系由數據生產運營體系、數據質量管理體系、數據價值評估體系、數據安全風控體系、數據聯盟協同體系組成。九大流程環節包括數據歸集、數據存儲、數據治理、數據開發、內部共享交換、數據應用、外部共享交換、數據開放、數據交易環節。五大體系對九大流程環節提供全面的流程、質量、價值、安全和聯盟協同保障能力。不同的功能保障體系都有其重點流程環節。

 

數據生產運營體系,是完善的數據采集及快速響應的數據供給的方法論和工具集。數據生產運營體系涵蓋了數據供應鏈從數據歸集到數據交易的全部九大功能環節,是實現政府數據供應鏈的基礎,為后續數據聯盟協同提供數據資源和共享交換能力。因此,數據生產運營體系的建設目標是通過廣泛的數據源采集和交換,經過數據治理和開發,按照政府內部和外部共享交換需要,形成數據資產,從而為整體數據供應鏈提供全面、高效、可靠的數據資源供給服務能力。數據生產運營體系通過全棧技術支撐體系,支撐一體化數據歸集、一體化數據治理、智能編排數據清洗、一站式敏捷大數據開發、AI輔助數據標準化、全鏈路自動化數據血緣,從而建設全域數據資產體系。只有通盤掌控全域數據資產,才能最大化提升數據供應鏈的數據資源供給能力。

 

數據質量管理體系,是評估公共數據質量的方法論和工具集。數據質量管理體系的重點關注環節是數據歸集、數據治理、數據開發、數據應用和數據交易。開展數據質量評估是保障政府數據供應鏈各環節數據質量水平的重要工作,有助于推動政府數據供應鏈高效運轉。數據質量管理體系將打造數據質量評估指標體系及相應工具集,建立完善的制度體系及評估流程,對公共數據質量進行評估,以評提升數據質量,以改優化數據服務。數據質量評估主要對政府數據供應鏈上產生的數據和治理后的數據進行評估,有利于提高數據的標準化、準確率和實時服務性,為實現數據的質量控制和質量保障提供支撐。

 

數據價值評估體系,是評估公共數據價值的方法論和工具集。數據價值評估體系的重點關注環節是數據歸集、數據治理、數據開發、數據應用、數據開放和數據交易。數據價值評估體系將建立數據價值評估指標體系,對政府公共數據的不同方面的價值進行評價。數據價值評估體系是政府數據供應鏈的重要內容,也是數據能夠在政府部門內部及各部門之間流通的驅動力。該體系通過多維度價值評估方法對數據供應鏈上各環節數據進行價值評估,能夠體現數據在供應鏈流通中的增值水平和最終市場(共享交換)價值。如果缺少價值評估,就無法體現價值增值。數據價值評估的目的是衡量數據整體生產運營過程的投入產出情況,明確數據價值優先級,衡量數據供應鏈總體價值水平,為政府數據管理提供決策參考。

 

數據安全風控體系,是保障政務數據安全的方法論和工具集。數據安全風控體系的重點關注環節是數據歸集、數據存儲、內部共享交換、外部共享交換、數據開放和數據交易。數據安全風控體系是以數據為中心的新安全體系,提供數據全生命周期的安全保障能力,是政府數據正常運營治理的保障。其技術架構包含數據安全日志采集處理、數據安全日志存儲、數據安全風險感知、數據安全日志審計四個層次。數據安全風控體系應當具備數據流量風險分析檢測、行為風險分析檢測、基于區塊鏈的審計溯源、風險控制系統四大關鍵能力。

 

數據聯盟協同體系,是數據共享聯盟和數據交易聯盟的方法論和工具集。數據聯盟協同體系將打造跨省區的政府數據共享和跨行業的數據交易,重點關注環節是外部共享交換、數據開放、數據交易。數據聯盟協同體系的作用是統一組織和管理供應鏈中的數據供需各方,實現供應鏈健全良性、價值閉環、有序增長。在政府數據供應鏈層面,數據聯盟協同體系就是要組織各級政府、政府各部門形成本區域的、跨區域的、縱向行業的政府數據聯盟。基于此,數據聯盟協同體系要組建質量聯盟、價值聯盟、安全聯盟,并沉淀成員管理機制、數據管理制度、數據標準、數據質量標準、數據價值評估規范和標準、數據安全風控制度和技術方案等。

 

三、政府數據供應鏈實踐探索

 

當前,“政府數據供應鏈”體系在多方努力下,已經形成了完整的理論、方法論和總體架構,并且在重慶市大數據發展局、重慶市兩江新區以及潼南區、渝北區展開了落地試點,取得了良好的初步成效。未來希望能夠在重慶建設全球數據供應鏈、交易鏈、聯盟鏈,將重慶打造成國家數據區域樣板點;將兩江打造成國家級新區新型智慧城市典范;將潼南打造成智慧城市與美麗鄉村融合發展的樣板;將渝北打造成數字中國建設國家示范標桿。

 

重慶市為規范政務數據資源管理,2019年來先后出臺“兩方案一辦法”:《新型智慧城市建設方案》繪制了“頂層設計架構”和“施工圖”;《“云長制”實施方案》明確了推進機制和責任;《政務數據資源管理暫行辦法》提供了推進工作的法制保障,構建了基于政府數據供應鏈的系統化頂層設計。重慶市大數據發展局正在規劃建設的“城市大數據資源中心”,采用“2+4+N+N”的架構體系匯聚、治理、共享、開放數據,通過建立“三清單”(目錄清單、需求清單、責任清單)機制打通數據供給端與需求端,推動數據的有序歸集和高質量供給;通過建設基礎庫、主題庫和部門數據資源池,支撐全市各類各領域的智慧應用。重慶市大數據發展局相關負責人稱,作為“一帶一路”的開放前沿,重慶將通過政府數據供應鏈的先行先試,打造“數字絲綢之路”的數據智能樞紐。未來,希望各省區一起共創政府數據供應鏈。

 

兩江新區提出了“一數兩江”的開放創新理念,構建了“一腦兩掌一中心”的解決方案,即打造數據大腦、掌上辦公、掌上辦事和城市運營中心,通過應用驅動數據流通,實現數據歸集、共享開放和融合創新。在此過程中,兩江新區積極響應重慶市大數據應用發展管理局的號召,不僅與新區各部門形成數據共享與業務創新的數據供應機制,還基于“市級—區縣”兩級數據供應體系,通過數據共享共治開展業務創新。針對兩江新區目前存在的數據共享不充分、體制機制不健全、平臺建設待創新等問題,從制度、基礎設施、平臺、應用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制定了長遠的計劃,通過數據智能賦能兩江成為“智慧政務服務新區、智慧治理示范新區、智慧生活體驗新區和智慧經濟發展新區”。

 

潼南區以檸檬產業為抓手,基于城市數據大腦,發展“互聯網+區域特色產業”,通過打造“檸檬指數”助力潼南檸檬產業發展,并在政務服務、城市治理、產業經濟等方面不斷延伸。未來,潼南將進一步通過政府數據供應鏈體系,打造“檸檬指數2.0”,實現檸檬產業資源與更多產業資源進一步融合,并逐步打通出行、交通、旅游、信用等行業;大實施 “智慧潼南” “六個建設:一個數據大腦承載,一筆數據資產沉淀,一批智慧項目推動,一個城市APP服務,一個高效團隊運營,一個數字生態圈形成,實現潼南“城市數據大腦”在政務、城市、產業等領域更廣泛的應用,打造智慧城市與美麗鄉村融合發展的樣板。

 

渝北區依托仙桃數據谷積極構建整合數據鏈、激活創新鏈、培育人才鏈、配置資金鏈、匯聚產業鏈的數字經濟“五鏈協同”發展體系。整合數據鏈,以數據歸集為切入點,通過探索完善政務數據和社會數據平臺化對接機制,實現渝北區信息化實現全方位數據感知;激活創新鏈,成立重慶西部大數據前沿應用研究院,推動打造面向西部地區的大數據協同創新體系;培育人才鏈,由北京大學等高校聯合發起成立重慶市仙桃大數據與物聯網職業培訓學院,開展大數據智能化產業人才的培養;配置資金鏈,通過設立知識產權基金、產業創投基金和股權投資基金等相結合的方式,為渝北數字經濟發展提供資金扶持;匯集產業鏈,圍繞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技術和智能汽車、智能終端等產業,建立由N個企業組成的大數據產業鏈、價值鏈和生態系統。未來,渝北區將進一步打造數字政府治理體系、構建數字經濟發展體系、完善數字社會服務體系,全面推進“數字渝北”建設。

 

四、結語

    

    建設健全良性、價值閉環的政府數據供應鏈,需要聯合政府、企業、社會等多方力量,組建政府數據供應鏈開放工作組,探索研究政府數據供應鏈的建設和評價機制,推進政府數據供應鏈體系的完善和落地,挖掘政府數據供應鏈建設的優秀案例并總結經驗進行推廣,督促政府數據供應鏈相關標準規范實施,促進大數據及數據供應鏈人才建設,不斷助力網絡強國、數字中國、智慧社會建設。

 

參考文獻

[1] Miha'ly Ormos*, Da'vid Zibriczky.Entropy-Based Financial Asset Pricing[J].PLOS ONE,2014,DOI:10.1371:3-7.

[2] Mark Kelberta, Izabella Stuhlb, Yuri Suhov.Weighted entropy: basic inequalities[A].AMCTA-2017[C].VTeX,2017:234-237.

[3] Leo L. Pipino, Yang W. Lee, and Richard Y. Wang.Data Quality Assessment[J].COMMUNICATIONS OF THE ACM,2002,45(No. 4ve):212-216.

[4] Zhihong Lin, Yueqing Wu.Research on the Method of Evaluating the Value of Data Assets[A].EEMT 2016[C].Atlantis Press,2016:489-491.

[5] ISO 8000-8-2015,Data quality - Part 8: Information and data quality: Concepts and measuring[S].IX-ISO,2015.

[6] Satoshi Nakamoto. 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R]. https://bitcoin.org/bitcoin.pdf, 2008.

[7] Gartner. Gartner Research: Market Guide for Data-Centric Audit and Protection[R]. https://www.gartner.com/en/documents/3645326, 2017.

[8] 劉彬芳,魏瑋,安小米.大數據時代政府數據治理的政策分析[J].情報雜志,2019,38(1):142-147,141.

[9] 楊琳,高洪美,宋俊典,張紹華.大數據環境下的數據治理框架研究及應用[J].計算機應用與軟件,2017,34(4).

[10] 劉桂鋒,錢錦琳,盧章平.國內外數據治理研究進展:內涵、要素、模型與框架[N].圖書情報工作,2017.

[11] 夏義堃.政府數據治理的國際經驗與啟示[N].信息資源管理學報,2018(3).

[12] 黃璜,孫學智.中國地方政府數據治理機構的初步研究:現狀與模式[J].中國行政管理,2018(12).

[13] 黃鶯.元數據質量的定量評估方法綜述[J].圖書情報工作,2013,57(4):143-146.

[14] 張馳.數據資產價值分析模型與交易體系研究[D].北京交通大學,2018.

[15] 張紹華,潘蓉,宗宇偉.大數據治理與服務[M].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2016.

[16] 孟慶國.《數字政府轉型的維度與邏輯——2019中國電子政務論壇》.清華大學國家治理研究院.

[17] 念燦華.《全球政府數字化轉型經驗及借鑒》[J].《數字中國建設通訊》,2019.

 

作者簡介:國家信息中心數字中國研究院“政府數據供應鏈”研究聯合課題組,本白皮書研究課題組由國家信息中心數字中國研究院發起,與重慶市大數據應用發展管理局、重慶市兩江新區管委會等單位,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北京師范大學、中央財經大學等高校,杭州數夢工場科技有限公司等企業共同進行研究。

 

 

本文發表于由國家信息中心數字中國研究院編輯出版的《數字中國建設通訊》2019年第3期

 

 

重庆时时开奖彩经网 体彩排列3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 日本sm情趣调教 证监会对期货配资的定性 18选7 快3怎么计算下期和值 有坂深雪2019作品 四川快乐12 天津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2013快船vs雷霆录像 武汉按摩馆 股票配资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数 华东六省15选5走势 广东十一选五 小泽玛丽亚番号 无码